历史网-历史之家、历史上的今天!

历史网-中国历史之家、历史上的今天、历史朝代顺序表、历史人物故事、看历史、新都网、历史春秋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古代史 >

隆科多为何与雍亲王交结并最终在关键时刻背叛康熙

http://www.newdu.com 2017-12-01 凤凰历史 林乾 参加讨论
核心提示: 康熙五十八年二月,隆科多的父亲佟国维去世后,宗人府以其子承袭公爵请旨,被康熙帝留中,直到去世都未指定承袭人。隆科多未能承袭父爵,可能因此对康熙产生不满。

    核心提示:康熙五十八年二月,隆科多的父亲佟国维去世后,宗人府以其子承袭公爵请旨,被康熙帝留中,直到去世都未指定承袭人。隆科多未能承袭父爵,可能因此对康熙产生不满。
    
    《雍正十三年》
    本文摘自:《雍正十三年》,作者:林乾,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过去的京城,有“内九外七皇城四”的说法。就是说,内城分别由九门司出入,这九门是以皇宫正南为界,左右分布着各大衙署,我们熟知的六大部、都察院、大理寺都在这里。而正南就是正阳门,即今天的前门,东西分别是崇文门、宣武门。向北东西对称,朝阳门对阜成门,东直门对西直门。北边是德胜门对安定门。内城是国家办公区。
    在康熙朝满文朱批奏折中,可见隆科多除完成本职任务外,也办康熙交给的机密事情,如囚禁大阿哥允禔、废太子允礽等事。康熙五十九年,隆科多又兼理藩院尚书,仍然担任九门提督。保证皇帝的绝对安全,是九门提督的首要职责。
    隆科多因为什么与雍亲王交结并最终在关键时刻倒向雍正?这又是一个谜案。这里有几个问题需要厘清。
    第一,隆科多什么时间倒向雍正?
    雍正帝即位初,在给年羹尧的朱批中说:
    舅舅隆科多,此人朕与尔先前不但不深知他,真正大错了。此人真圣祖皇考忠臣、朕之功臣、国家良臣,真正当代第一超群拔类之稀有大臣也。--雍正朱批年羹尧奏折
    有人认为,这是雍正为调和年羹尧与隆科多二人的关系,故意把隆科多拔得很高。但这是雍正即位后第一次与年羹尧的通信,时间是雍正元年正月。雍正即位后与年羹尧尚未见面,当时年羹尧不可能有藐视隆科多的事。而“此人朕与尔先前不但不深知他,真正大错了”一句,很有深义,说明雍正与年羹尧以前没有特别注意到隆科多。“大错了”是什么意思?因为没有深知?还是隆科多做出了让雍正刮目相看的事情?联系后面所说的“朕之功臣”,应该含有“悔之晚矣”的意思,正面表达是及早发现才是。这说明,隆科多最终倒向雍正,成为“朕之功臣”,是不久的事情,具体说是康熙去世前隆科多选择了雍正,而不是其他皇子。
    第二,隆科多什么时机倒向雍正?
    雍正与隆科多必须有单独且密集接触的机会,而这个机会就是由雍亲王领衔,带领隆科多等人一道盘查京通各仓。清代运抵京师的漕粮,收贮于仓场。……仓场在京城、通州共有十四仓,统称“京通十四仓”。
    这项工作非常琐碎,经过九天的紧张工作,到十月十八日,众人将通州西、中、南3仓,共376廒全部盘查完毕,并向康熙奏报。通州盘查完毕后,第二天查弼那外放两江总督。盘查开始转向京仓,人员也减少为五人。又经过18天的工作,到十一月初六日,查勘京城海运8仓、清河本裕1仓,共562廒。当天,雍亲王带领查仓人员向南苑行围中的康熙帝汇报。第二天,康熙帝得病,自南苑回驻畅春园。
    以上雍亲王奏报与延信密奏,在时间、地点、具体事项,特别是康熙患病时间上,完全吻合。
    按常理说,雍亲王应该把京城11仓全部盘查完毕,才向康熙奏报。当时还有三仓没有盘查,就向康熙奏报,是否雍亲王提前得知康熙的身体“出了状况”?
    查仓工作由雍亲王牵头,他是负责人,因此他可以利用这一机会,把工作分成两三个组,分头查仓,而故意把隆科多分派在自己一组。因此,两人单独接触的机会很多,时间很长。可以推想,隆科多就在此时,在雍亲王的威胁利诱下,决定归附雍亲王。研究者认为,他们可能对当时的形势做了推测,约定以后要见机行事,共同行动。否则,雍亲王无法做到在康熙明确下旨,不让任何人进畅春园请安,甚至连国家政务都明令停止的情况下,能够每日三番五次到畅春园“请安”,特别是康熙临终当天,雍亲王五次进寝宫,毫无疑问,是隆科多帮助。孟森先生说:“隆科多之侍疾,可以独承专责,不足怪也。”
    第三,隆科多为什么要背叛康熙?
    允禵完成驱准保藏后,回到京城,受到隆重迎接,但康熙并没有明确宣布立允禵为皇太子。这可能让隆科多产生观望,雍亲王乘虚而入。而隆科多在最关键的时候背叛康熙,是因为康熙没有让他继承父亲的爵位。
    康熙五十八年二月,隆科多的父亲佟国维去世后,宗人府以其子承袭公爵请旨,被康熙帝留中,直到去世都未指定承袭人。隆科多未能承袭父爵,可能因此对康熙产生不满。
    另外,在重大利益面前,人的选择大多是趋利避害。可以推想,隆科多拥戴十四子允禵,由于同允禩、允禟等人已有积怨,非但不能换取特殊回报,仕途也不容乐观,而拥戴雍亲王,则会是另外一种结果。孟森说“隆科多独出此道,以博非常之富贵”,大概也是从时局的判断得出。
    在以上情况下,隆科多最终帮助雍亲王入主大内成为一代帝君,他本人也得到非常之回报。
    为什么不招摇的隆科多也受到整肃
    在雍正即位后的近三年间,隆科多究竟为雍正做了什么?由于他参与密忽,迹近卧榻,所做的事情,几乎很少记载。有传言说,他经常陪雍正喝酒,雍正酒量极好,经常把隆科多喝得人事不省,雍正方令人把他抬出,而雍正自己还照常处理政务。从雍正即位后第一次朱批年羹尧的话看,隆科多毫无疑问参与机密,他与年羹尧一样,是雍正初年的台柱子,所以雍正称他为稀有大臣。但隆科多究竟做了什么?大概是稳定政局、收拾反对雍正的人。由于他身任步军统领,又是总理大臣,由此可以想见,他与雍正常常密谋机密事情。雍正给年羹尧的朱批,经常有“除怡亲王、舅舅外,再不令一人知道”,就是说的这种情形。
    与年羹尧张扬的个性不同,隆科多经历了太多惊心动魄的事,因此为官谨慎,在给雍正的奏折中,都用“舅舅奴才隆科多”这样谦卑的称谓。以他同雍正的交往和对雍正的了解,即便一时受到无比的宠信,他也不相信雍正会永远信任他。与年羹尧似乎要效力到底不一样,隆科多与雍正好像只是利用关系,是临时的合作和组合,因此他早就把财产转移到西山和亲属家中。他说过“白帝城之日”,就是死期已至之时。
    雍正四年正月,年羹尧刚被赐死,隆科多成为“宠臣”中排在第一号的整治对象。但由于除掉允禩等反对力量迫在眉睫,雍正派隆科多去阿尔泰岭,与策妄阿拉布坦议定准噶尔与喀尔喀的游牧边界,之后再与俄罗斯划定边界。雍正明确对大学士、九卿说:隆科多有种种罪恶,应置重典,如果此次他能实心任事,朕必宽宥其罪;如果心怀叵测,朕必将他治罪。
    雍正给隆科多派的这个“差”是“长差”,也是“边差”,用意是先把他挂起来,何时需要整治他,再让他回来。其次,让他远离京城,到边远之地,隔断他与朝中的联系。再次,就是让大臣放手揭发隆科多的问题,为将来整治做好准备。雍正的政治智慧确实高超
    雍正五年闰三月,“私藏玉牒”案发,这回隆科多躲不掉了。原来,辅国公阿布兰将玉牒底本交给隆科多,隆科多誊录了一份清本,收藏在家,被人举发。玉牒是有关皇族的私密档案,皇家人的生卒、名封、谥葬等信息,备载无遗。平民百姓叫“家谱”,皇家尊贵,都是金枝玉叶,故称为“玉牒”。隆科多比雍正年长十岁左右,是康熙朝仅存的几个老臣之一。由于这个家族与皇室的关系,特别是隆科多在康、雍两朝的特殊身份,使得他能了解并清楚皇家的“根脉”。雍正在清除反对者的过程中,宗室王公大多牵连其中,而雍正不时把这些人开除宗籍,允禩、允禟、苏努等都是如此。这样的话,玉牒要及时修改。雍正在这一过程中,难保不把宗室,特别是他惩治的诸位阿弟的重要信息,加以篡改。如我们熟知的,在《清实录》里,康熙的第十四子写作“允”,但在允禩儿子弘旺的《皇朝通志大纲》中,明确写作“胤祯”。有研究者查阅康熙朝的五修“玉牒”,康熙三十六年、四十五年“玉牒”,十四子写作“胤”,雍正二年所修“玉牒”,也写作“胤”,以此“证明”雍正没有“篡改”。但雍正如果心中没有“鬼”,何必为玉牒之事大张挞伐?又何以证明雍正没有篡改?有学者认为,雍正极有可能篡改了玉牒中重要信息,隆科多发现后,将之作为挟制雍正的筹码。这当然为雍正所不容。
    到了十月,顺承郡王锡保等遵旨审奏隆科多罪案四十一款,包括大不敬之罪五、欺罔之罪四、紊乱朝政之罪三、奸党之罪六、不法之罪七、贪婪之罪十六。
    对刑部等拟定的罪行,雍正最在意的是康熙去世时,隆科多并不在御前一款。因为如此一来,等于雍正即位是“自立”,因此他特别召议政王大臣、内阁、九卿等,发布谕旨说:隆科多所犯四十一款重罪,实不容诛,但皇考升遐之日,召朕之诸兄弟及隆科多入见,面降谕旨,以大统付朕,是大臣之内承旨者唯隆科多一人。今因罪诛戮,虽于国法允当,而朕心则有所不忍。隆科多免其正法,于畅春园外附近空地,造屋三间,永远禁锢。赃银数十万,从家产中追完。
    雍正为什么把隆科多囚禁在畅春园?有人认为,这是因为隆科多对康熙有罪,假传诏旨,雍正要他反省。而这个罪可能就是隐匿康熙遗诏。隆科多监押在畅春园不久,雍正又审理宗室贝勒延信的20大罪,与隆科多在一处监禁。次年六月,隆科多死于禁所。
    附:
    亚朵&浦发·读行自在沙龙
    一位平凡皇子的逆袭——《百家讲坛》主讲林乾先生揭秘雍正即位之谜
    杭州站
    杭州市江陵路1916号亚朵酒店5楼相招
    12月2日13:45-16:00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人物
故事
中国古代史
中国近代史
神话故事
中国现代史
世界历史
军史
佛教故事
文史百科
野史秘闻
解密
学术理论
历史名人
老照片
历史学
中国史
世界史
考古学
学科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