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网-历史之家、历史上的今天!

历史网-中国历史之家、历史上的今天、历史朝代顺序表、历史人物故事、看历史、新都网、历史春秋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名人 > 明朝 >

商辂

http://www.newdu.com 2018-01-11 新都网 佚名 参加讨论
    人物简介
    商辂是明朝名臣,他在乡试、会试及殿试中均获得第一,是明代第二个“三元及第”,又因黄观被朱棣除名,所以他成了明朝唯一“连中三元”之人。商辂著有《商文毅公集》《蔗山笔尘》等作品,担任过少保、吏部尚书兼谨身殿大学士等职,为人宽容刚正不阿,时人称其“我朝贤佐,商公第一”。1486年,商辂去世,特进荣禄大夫、太傅,谥号“文毅”。
    人物生平
    步入仕途
    商辂生于明成祖永乐十二年二月二十五日(1414年3月16日),是浙江淳安人。他在乡试时考中了第一名。商辂在正统十年(1445年)科举考试中,会试、殿试都是第一名。终有明一代近三百年间,在乡试、会试、殿试都取得第一名的(三元及第,同时获得解元、会元、状元),除黄观外只有商辂一人而已(黄观被朱棣除名,所以又说商辂是明代唯一“三元及第”)。被任命为修撰,不久与刘俨等十人到东阁学习。商辂仪表美好魁伟,皇帝亲自选拔为展书官。
    郕王监管国事时,因陈循、高谷推荐进入内阁,参与机要事务。徐珵倡导南迁的主张,商辂极力阻止。这年冬天,进升侍读。景泰元年被派遣去居庸关迎接太上皇,进升为学士。
    谏捕卢忠
    景泰三年(1452年),锦衣卫指挥使卢忠命令校尉上奏变故,告太上皇与少监阮浪、内使王瑶图谋复位。皇帝震惊愤怒,将两人逮捕入诏狱,彻底查辨这件事、卢忠到占卜师同寅处占卜,同寅以大义责备他,并说:“这是大凶之兆,死都不足以赎罪。”卢忠很恐惧,假装疯颠希望免除惩罚。商辂及中官王诚对皇帝说:“卢忠得的疯病,不足以相信,不应听他胡说,伤害根本的伦理(景泰帝和明英宗的兄弟情)。”皇帝的怒意稍微缓解。于是将卢忠一起投入监狱,以其他的罪名定罪,降为事务官立功赎罪。又杀了王瑶,将阮浪禁锢在监狱中,没再追究此事。
    仕途沉浮
    太子改换后(明宪宗这时已废黜),商辂进升为兵部左侍郎,兼任左春坊大学士,在南薰里赏赐宅第。塞上的肥沃土地全被豪强侵占,商辂请求核实归还给驻军。开封、凤阳各府的饥民流浪到济宁、临清一带,均被有关官员驱逐。商辂担心他们闹出事变,请求招集他们开垦京城附近的闲置田地,发放粮种,于是老百姓都有了归宿。钟同、章纶被投入监狱,商辂尽力挽救未被处死。《寰宇通志》编成后,加官兼任太常卿。
    景帝身体不适,群臣请求修建东宫,皇帝不允许,将继续上奏时,商辂拿着笔说:“陛下是宣宗章皇帝的儿子,应当立章皇帝的子孙。”听的人都很感动。因天晚了,奏章没有呈上去,而这天夜晚,石亨等人已经迎接太上皇恢复帝位。第二天,王文、于谦被捕,皇帝召商辂与高谷进入便殿,用温和的诏书告诉他们,命令他们起草复位的诏书。石亨秘密地告诉商辂,宽赦的文字不要写入另外的条款。商辂说:“这是制度,不敢改变。”石亨等人不高兴,婉言让言官弹劾商辂勾结奸党,把他投入监狱。商辂上书申诉说《复储疏》在礼部,可以复核,皇帝不省悟。中官兴安略微为他开脱,而皇帝更怒。兴安说:“从前这些人创议南迁,不知将陛下置于何地。”皇帝的想法逐渐宽释,于是贬斥他为平民。然而皇帝每每念叨:“商辂,是朕选取的士人,曾经与姚夔早东宫侍读。”不忍心抛弃他。因有忌讳,最终没再任用他。
    成化三年(1467年)二月,商辂被召至京城,命他以原来的官职进入内阁。商辂上奏推辞,皇帝说:“先帝已知你是冤枉的,就不要推辞了。”商辂首先陈述勤奋学习、采纳谏议、储备将领、防守边疆、减省多余官员、设置义仓、尊崇先圣名号、广泛制定士法,共八件事。皇帝赞许并采纳了。他所说的采纳谏议,是请求召回复用元年以后因进言而被贬斥的人。于是罗伦、孔公恂等全部恢复了官职。
    成化四年(1468年),彗星出现,给事中董旻、御史胡深等人弹劾不称职的大臣,都涉及商辂。御史林诚攻击商辂曾经参与更换太子,不适宜任用,皇帝不听,商辂因此请求辞职。皇帝愤怒,命令在朝廷查问那些进言的人,想给以严厉谴责。商辂说:“臣曾经请求优待宽容进言的人,现在议论到臣反而责备他们,对公众舆论又怎么解释呢。”皇帝非常高兴,董旻等各赐予手杖恢复官职。不久商辂进升为兵部尚书。很久以后,进入户部。《宋元通鉴纲目》编成后,改兼任文渊阁大学士。皇太子立位后,加官为太子少保,进升为吏部尚书。成化十三年进升为谨身殿大学士。
    立储献言
    仁寿太后的田户与百姓争夺田地,皇帝想把百姓迁徙到塞外。商辂说:“天子以天下为家,哪里用得着庄园。”事情于是得到平息。乾清宫大门发生火灾,工部请求到四川、湖广采集木材。商辂进言说应该稍微延缓一下,以保持警戒畏惧,皇帝听从了他。
    悼恭太子去世,皇帝因继承人的事而忧虑。纪妃生有皇子,六岁了,左右的人畏惧万贵妃,没有人敢进言。很久以后,才报告给皇帝。皇帝非常高兴,想向朝廷的人宣告,派遣中官到内阁告诉自己的意图。商辂请求诏礼部拟定上报皇子的名字,于是朝廷大臣相互祝贺,皇帝于是命令皇子出宫会见朝廷大臣。过了几日,皇帝又御临文华殿,皇子侍奉,召见商辂及众内阁大臣。商辂叩首说:“陛下在位十年,未立太子,天下盼望已久了。应当立即立为太子,安定朝廷内外的人心。“皇帝点头同意了。这年冬天,就立皇子为皇太子。
    当初,皇帝召见皇子留在宫中,而纪妃仍然居住在西内。商辂怕有其他祸患,又不好明说,与同僚上书说:“皇子聪明机灵,关系到太子的确立。委重任让贵妃保护,她对太子的宠爱超过对自己的儿子。但朝廷外的人议论说皇子的母亲因病另外居住,长时间不能相见。应当迁移到临近的地方,使母子朝夕相处,而皇子任由贵妃抚育,国家就非常幸运了。”于是纪妃迁居永寿宫。过了一个月,纪妃病重,商辂说:“如有不幸,葬礼应该厚重。”并请求司礼监侍奉皇子,到纪妃住的宫殿探视,并制作葬服准备行李之用。皇帝都认为对。
    皇帝将恢复郕王的王位和封号,下发朝廷商议。商辂极力说郕王对社稷有功,王位和封号应该恢复,皇帝的主意于是决定下来。皇帝在宫殿的北面修建玉皇阁,命令宦官经办,用于礼仪与郊祭,商辂等人争辩取消此事。由水气而生的灾害出现,商辂又上奏消除灾祸的八件事,为番僧国师法王,不要滥赐印章;四方日常的贡奉之外,不要接受玩赏的物品;允许众臣直言进谏;分别派遣刑部使者审查囚犯案卷,减少冤假错案;停止不急需的修建项目;充实三边军队的储备;守卫沿边的关隘;设置云南巡抚。皇帝下发赞扬嘉奖的诏书奖励他,采纳了他的意见。
    对抗汪直
    中官汪直监督西厂时,多次造成大案。商辂率领同僚分条列出汪直的十一条罪状,说:“陛下委托汪直听讼断狱,汪直又把韦英这类小人当做耳目。都自称奉密旨,可以专断刑杀,擅自作威作福,残害虐待好人。陛下如果认为揭发坏事禁止扰乱,按法律不得不如此,那么在前几年,为何安定无事。况且曹钦的变乱,是由逯杲打探事情激发而成,可以作为鉴戒。自从汪直掌权,士大夫不安心于他们的职守,商人不安心于经商,老百姓不安心于生产,如不赶快除去,天下安危就不可知了。”皇帝生气地说:“任用一个太监,怎么竟危及到天下,是谁主使的这个奏折?”命太监怀恩传旨,责备十分严厉。商辂严肃地说:“朝廷大臣无大小之分,有罪都请下旨逮捕追问。汪直擅自抄没三品以上京官。大同、宣府是边城的要地,守备片刻不能缺,汪直一天拘捕数人。南京是祖宗的根本之地,留守大臣遭汪直擅自收捕。各位近臣侍奉在皇帝左右,汪直动辄更换。汪直不除去,天下怎能没有安危?”阁臣万安、刘珝、刘吉也在一起对答,依据大义,慷慨激昂,怀恩等人屈服。商辂看着同僚道谢说:“诸公都为国家这样做,我又有什么担心的呢。”正值九卿项忠等人也弹劾汪直,于是当日就罢免汪直在西厂的职务。汪直虽然不管理西厂事务,还是像原来那样受到宠幸。他诬陷商辂曾收受指挥使杨晔的贿赂,想解脱自己的罪行。商辂自己并不甘心,而御史戴晋又颂扬汪直的功劳,请求恢复他在西厂的职务,商辂于是竭力请求辞职。皇帝下诏加官少保,赐命用驿车送他回去。商辂离开以后,士大夫更加俯首侍奉汪直,没有敢与他对抗的人了。
    一生忠直
    钱溥曾经因未能升迁官职,作《秃妇传》来讥讽商辂;高瑶请求恢复朱祁钰的王位,黎淳上疏驳斥,极力诋毁商辂。商辂都不与他们计较,对他们还是像平常那样。万贵妃看重商辂的名望,拿出父亲的画像,嘱托他写赞语,赠送的金钱礼物非常丰厚。商辂竭力推辞,使者告诉他贵妃的意图。商辂说:“不是皇帝的命令,不敢接受。”贵妃不高兴了,商辂最终也不顾及。他平和而有操守就像这样。
    商辂致仕后,刘吉前去探望。刘吉见他子孙众多,感叹说:“我与您共事多年,未曾见您笔下妄杀一人,上天回报您如此礼厚,实是应该的。”商辂谦逊说:“只是不敢让朝廷妄杀一人而已。”
    家居十年后,商辂于成化二十二年七月十八日(1486年8月17日)去世,享年七十三岁。宪宗深加悼惜,辍朝一日,追赠特进荣禄大夫、太傅,谥号“文毅”。又四次派官员谕祭,命有司为其营造坟墓。
     商辂商鞅
    秦孝公便将公孙鞅封为商鞅,并赐予他封地。所以,商鞅的封地境内的人,都为商氏。为了奖励商鞅变法的成就,就出现了商氏一姓。比如商辂,明代时期首辅宰相之一,商辂是商鞅第六十八代孙,明代著名的文学家和政治家。商辂为人正直,深受百姓的推崇,并著有《商文毅疏稿略》等书籍。
    商辂为什么是明朝唯一连中三元的人
    他在乡试时考中了第一名。商辂在正统十年(1445年)科举考试中,会试、殿试都是第一名。终有明一代近三百年间,在乡试、会试、殿试都取得第一名的(三元及第,同时获得解元、会元、状元),除黄观外只有商辂一人而已。又因黄观被朱棣除名,所以又说商辂是明代唯一“三元及第”。
     人物评价
    总评
    商辂为人刚正不阿,宽厚有容,时人称“我朝贤佐,商公第一”。
    历代评价
    刘吉:①吉与公同事历年,未尝见公笔下妄杀一人。②辂体貌修伟,风神雅秀。文章典实,不事华藻。为人平粹简重,宽厚有容。登第甫六年,即入内阁,预机务,侪辈多有异议,而辂处之自如。尤与钱溥不相能,溥至为秃妇传讥之,亦不与之较。其再起也,黎淳以景泰中易储事专归咎于辂,上章攻之,辂待之无异平时。君子谓其有大臣之量云。
    尹直:惟公丰仪山立,襟度渊澄,词气温徐。平居敬慎不懈,接人恭逊。早擅三元,旋登内阁。以经济为己任,以荐贤为己首务,间论古今治乱,事机得失贤否。亹亹不倦,文牍盈案,裁决如流。中遭诬间,夷然不校。权奸既败,事白复起,倚毘益切,建白良多,虽一时佥壬倾之,举无能为。卒之身退名完,德业着于当时,风声耸于后世。视古名相硕辅,如勃之厚重、崇之应变、旦之沉静,亦何忝哉。
    马文升:杨文贞(杨士奇)、李文达(李贤)尚不及文毅(商辂)。他不论,此有深指在。
    朱见深:少保兼吏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商辂,性资刚直,操履端方,三榜魁名,四海仰其文学,两朝内阁庶政,资以经纶。
    唐枢:商辂,淳安人,本朝中三元一人。正统己巳入阁,时天子蒙尘,人心汹汹,公力主群议,请郕王即真,阻抑南迁之说。及回銮,卢忠妄言南内事,并黄竑言易储事,公多阻之。已而曹、石用权,公数裁抑被嗾言官构论,削为民。成化改元,复公官,首疏新政八事及陈弭灾七事,复陈弭灾八事,力争慈懿葬礼,请复景皇号,婉辞引立东宫,疏止玉皇阁斋醮,疏汪直十罪以罢西厂。
    廖道南:①予以阏逢敦犠,发练浦,泛清溪,舣棹桐江,眺望文毅之庐,万峰回合,千岩蜿蜒,意其为间气所钟也。及读国史,乃见其诸疏侃侃有大节。于乎!宋之王旦、王曾、宋庠俱以三魁致位宰辅,若文毅者,视古先哲何如耶?②三魁华名,士林所称。三孤崇秩,官箴所评。德不孚名,奚名之荣。勋不孚秩,奚秩之尊。允也文毅,大节峥嵘。龙山岋嶫,桐江渟潆。谁其荐之,明德惟馨。
    项笃寿:彭文宪公(彭时)与商文毅公,皆以科名致位宰辅,诸所论建,切中时弊,概见施行,勋名、行谊相伯仲矣。易储一事,商公不能以死争之,不可则止之,义宁无媿乎。
    屠隆:商文毅辂、彭文宪时、刘文靖健(刘健)、谢文正迁(谢迁)、杨文懿守陈(杨守陈)、王文恪鏊(王鏊)、吴文定宽(吴宽)风骨峻,整德器渊,涵才不露锋颖,功不计岁月,外示凝然,中怀凛然。招之不来,麾之不去,有古大臣之风焉。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矣。
    查继佐:科名品望,禄位经济,商素庵居明绝。……(马文升)岂以其无择君之嫌乎?然则文毅得安、吉而此举克济,否及矣。或其义能夺安、吉使勿二。则文毅之权,用为不可及哉。
    林时对:①茂陵践祚,赖彭文宪、商文毅维持调护,纵有万安刘吉蛊惑,无伤国体。②本朝一代伟人,皆吾浙产也。……然吾浙实多名臣硕彦,相业则有余姚谢文正迁、淳安商文毅辂、永嘉张文忠孚敬。
    张廷玉:①彭时、商辂侃侃守义,尽忠献纳,粹然一出于正。其于慈懿典礼,非所谓善成君德者欤?辂科名与宋王曾、宋庠埒,德望亦无愧焉。②有明贤宰辅,自三杨外,前有彭、商,后称刘、谢。
    夏燮:成化初阁臣,自李贤以下,其可称者,彭时、商辂而已。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人物
故事
中国古代史
中国近代史
神话故事
中国现代史
世界历史
军史
佛教故事
文史百科
野史秘闻
解密
学术理论
历史名人
老照片
历史学
中国史
世界史
考古学
学科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