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网-历史之家、历史上的今天!

历史网-中国历史之家、历史上的今天、历史朝代顺序表、历史人物故事、看历史、新都网、历史春秋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名人 > 晋朝 >

王徽之

http://www.newdu.com 2018-09-13 新都网 佚名 参加讨论
    人物简介
    王徽之字子猷,出身琅琊王氏,是东晋时期书法家、名士,父亲是书圣王羲之,与王凝之、王献之等人是兄弟。王徽之曾任车骑参军、黄门侍郎等作品,为人高傲、放荡不羁,对做官并不热忱,之后索性辞官。王徽之著有《承嫂病不减帖》《新月帖》等作品,时人称“徽之得其势”,与弟弟王献之感情甚好,王献之去世后不久他也离世了。
    人物生平
    司马参军
    王徽之,字子猷,是东晋时著名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才华出众,却生性落拓,崇尚当时所谓的名士习气,平时不修边幅。他在担任大司马桓温的参军时,经常蓬头散发,衣冠不整,对他自己应负责的事情也不闻不问。但桓温欣赏他的才华,对他十分宽容。
    骑曹参军
    过了几年,他又到车骑将军桓冲手下担任骑曹参军,负责管理马匹。他不改旧习,还是整天一副落拓模样。桓冲故意问王徽之:“王参军,你在军中管理哪个部门?”王徽之想了想说:“不知是什么部门,时常见人把马牵进牵出,我想不是骑曹,就是马曹吧!”桓冲再问:“那你管理的马匹总数有多少?”王徽之毫不在乎地回答:“这要问我手下饲马的人。我从来不去过问,怎么能知道总数有多少呢?”桓冲又问:“听说最近马匹得病的很多,死掉的马有多少?”王徽之神色如常,说:“我连活马的数字也不知道,怎么会知道死马数呢?”桓冲听了,却也无可奈何,便不再问。
    不拘小节
    有一次,他骑马随桓冲出外巡视。不料,老天突然下起了暴雨,王徽之见桓冲坐着车,便下马钻入车中,说:“怎么能独自坐一辆车呢?我来陪陪你吧!”桓冲见是王徽之,知他不拘小节,又见外面雨下得很大,便让他同坐。过了一会,雨停了,王徽之说声“打扰”,便下了车,重新骑上马,跟着桓冲前行。
    王徽之有一次到外地去,经过吴中,知道一个士大夫家有个很好的竹园。竹园主人已经知道王徽之会去,就洒扫布置一番,在正厅里坐着等他。王徽之却坐着轿子一直来到竹林里,讽诵长啸了很久,主人已经感到失望,还希望他返回时会派人来通报一下,可他竟然要一直出门去。主人特别忍受不了,就叫手下的人去关上大门,不让他出去。王徽之因此更加赏识主人,这才留步坐下,尽情欢乐了一番才走。
    随性而为
    王徽之住在山阴县时。有一夜下大雪,他一觉醒来,打开房门,叫家人拿酒来喝。眺望四方,一片皎洁,于是起身徘徊,朗诵左思的《招隐》诗。忽然想起戴家道,当时戴安道住在剡县,他立即连夜坐小船到戴家去。船行了一夜才到,到了戴家门口,没有进去,就原路返回。别人问他什么原因,王徽之说:“我本是趁着一时兴致去的,兴致没有了就回来,为什么一定要见到戴安道呢!”
    悲恸而亡
    后为黄门侍郎,弃官东归,王徽之和王献之都病得很重,王献之先去世。一天王徽之问侍候的人说:“为什么一点也没有听到子敬的音讯?这是已经去世了!”说话时一点也不悲伤。于是就要车去奔丧,一点也没有哭。王献之平时喜欢弹琴,王徽之便一直进去坐在灵座上,拿过王献之的琴来弹,琴弦怎么也调不好,就把琴扔到地上说:“子敬,子敬,人和琴都不在了!”说完就悲痛得昏了过去,很久才醒过来。因为王徽之早有背疾,也在这次崩裂,过了一个多月他也去世了。
     王徽之的妻子儿女
    王献之
    王徽之墓志铭记载:“妻汝南梅氏”。由此推断,他的妻子应该出身汝南梅氏,但没有过多记载。
    王徽之与妻子生有三个儿子:
    长子王桢之,是隋朝书法家释智永的先祖,历任侍中、大司马长史。
    次子王宣之,过继给弟弟王操之,是如今兰亭王氏的先祖。
    三次王靖之,过继给弟弟王献之,是如今新昌王氏的先祖。
     王徽之与王献之
    王徽之和王献之都是王羲之的儿子,二人难免被比较一番,似乎弟弟王献之各方面都略胜一筹,但兄弟二人感情深厚,并不被世俗闲言所影响。
    王献之身患重病,一病不起,不久先于哥哥徽之离开了人世。王徽之的家人怕他接受不了这个令人痛心的消息,就没有把王献之病死的事告诉他。可王徽之时时刻刻都在惦念着病中的弟弟,不久他就从家人的表情中猜到了事情的真相,随即泣不成声,自言自语道:“看来子敬已经先我而去了!”于是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了王献之的家,在王献之的灵床上坐了下来。王徽之知道弟弟生前喜欢弹琴,便要献之的家人把子敬的琴拿来给他,王徽之坐在灵床上一边弹琴,一边回忆着兄弟两人的深情厚谊。他越想越痛心,弹了几次都难以成曲,于是高举起手中的琴向地上掷去。琴被摔碎了,他长叹道:“子敬呀!子敬呀!如今人琴俱亡啊!”说完便昏倒在灵床上。过了大约个把月,王徽之随着弟弟也驾鹤西去了。他们兄弟间的深情厚谊,因此成为千古美谈。
     王徽之雪夜访戴
    雪夜访戴
    有一天夜晚,忽然下起了大雪,王徽之一觉醒来,已是子夜时分。他命仆人打开窗户,端上酒菜,一边喝酒,一边眺望远处,只见白茫茫一片。王徽之心中有些彷徨,于是口中念起了左思的《招隐》诗,念着念着,忽然又想起了剡溪的好朋友,当时的一代名贤戴逵,于是立刻决定去拜访他。戴逵徙居会稽剡县(今嵊州市),山阴与剡县相隔百余里,王徽之乘着酒兴,不顾天寒地冻和路途遥远,连夜乘船溯江而上,到第二天中午才来到戴逵的家门口,但却没有进门去拜访戴逵,而是吩咐仆人掉转船头又回到了山阴家中。有人问王徽之,你不辞辛苦远道拜访朋友,为什么到了朋友家门口,又不进而返呢?王徽之坦然回答道:“吾本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王子猷这种不讲实务效果、但凭兴之所至的惊俗行为,十分鲜明地体现出当时士人所崇尚的“魏晋风度”的任诞放浪、不拘形迹,有窥一斑而见全豹之效。从文中可以看出,王子猷是一位性情豪放的人。
     历史评价
    房玄龄等《晋书》:性卓荦不羁,为大司马桓温参军,蓬首散带,不综府事。
    黄伯思《东观徐论》:王氏凝、操、徽、涣之四子书,与子敬书俱传,皆得家范,而体各不同。凝之得其韵,操之得其体,徽之得其势,焕之得其貌,献之得其源。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刘伶
  •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列表
历史人物
历史故事
中国古代史
中国近代史
神话故事
中国现代史
世界历史
军史
佛教故事
文史百科
野史秘闻
历史解密
学术理论
历史名人
老照片
历史学
中国史
世界史
考古学
学科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