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网-历史之家、历史上的今天!

历史网-中国历史之家、历史上的今天、历史朝代顺序表、历史人物故事、看历史、新都网、历史春秋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现代史 >

楚国传奇:不服周的楚君

http://www.newdu.com 2018-10-11 勤政楼前柳 newdu 参加讨论

     江山代有才人,一代新人胜旧人。周昭王空有一个美谥,终其一生的功业比不得前任周康王,但他的继任者周穆王却是中国历史最富传奇的帝王之一。周朝这么多位天子,后世八卦最多除了开国之君和烽火台戏诸侯的周幽王,当数周穆王了。要说周穆王的传奇,得从晋武帝太康二年(公元280年)河南卫辉汲县民的一场盗墓事件说起,因为这起盗墓事件发掘了很多竹书文献,《穆天子传》就在其中。《穆天子传》可谓是周穆王起居注或者周穆王行记,因为这本书详细记载了周穆王在位期间率王师南征北战的盛况,最大亮点就是周穆王西巡昆仑,抵达了西王母之邦,受到群主们的热烈欢迎,并与西王母进行了亲切的会谈。访问结束后,周穆王心爱的美人盛姬死在回程的路上,后来周穆王为她建造重璧台,引得白居易作《李夫人》诗时,还引用穆天子和盛姬的爱情故事。


    


    


       周穆王的传奇并不止于西行记和盛姬的爱情,在穆王西巡的时候,南方头号刺头徐国又不安分了。于是,周穆王回来没多久就踏上了去往南方的征途。这次征伐徐国,周穆王还联合了楚国,某程度上来说徐国才是当时最让周天子头大的刺头。不过,周穆王这次算是真把徐国给打服了。自周穆王南征后,徐国再也不折腾了,楚国则开始越来越不消停。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徐国没戏了,后来楚国正在势头,而此时赫赫宗周也开始真正走向了下坡了。虽然周穆王重振一把大周的王道,但一个王朝重兴非一代之功可以达成。周穆王之后的周天子相对碌碌了。于是,到周夷王的时候,赫赫宗周的王道已经衰落到了“王室微,诸侯或不朝,相伐。”作为天子,周夷王可以说他拥有这个时代,但他却支配不了这个时代的豪杰,面对诸侯不朝的局面也只能听之任之。


       此时,楚国新君熊渠越俎代庖成了这个时代最耀眼的豪杰。唐尧之时,天上突然出现了十个太阳,烈炎焦灼下,天地仿佛变一个炙热的火炉,为了苍生黎民,帝俊赐给了后羿一把彤弓(1),让他用此弓射下多余的九个太阳。神话中,后羿的彤弓是一把怎么样的神弓,我们不得而知。天子用彤弓来赏赐功臣不知不觉中成为礼制的一部分,特别是西周时期的天子似乎特别热衷这种仪式。《诗经·小雅·彤弓》就绘声绘色地形象反映出了这套礼仪制度,想来楚君大概也有从周天子那儿得来这样的一把彤弓。


    


    


    


    


       刘向《新序·杂事四》有一则关于熊渠,说是熊渠一次夜巡,忽见远处有一卧虎,便拉开他的彤弓,一箭中的。当他走进,想要去收获猎物时,他发现自己方才射中的卧虎,只是一块形似卧虎的巨石。这个故事引出一个后来人们常用的典故,即精诚所至,金石为之开。射箭的技艺跟一个部族发展一样并非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达成,在日积月累的磨练之后,射术贵在始发一瞬间,拉弓人的决断。部族发展同样如此,当年鬻熊在商周交替的历史转瞬中,果断弃商投周,为了楚人在周王朝日后的发展打了基石。现在如今王室衰微,熊渠不乏鬻熊的果断,但他有着跟鬻熊不同的心思。熊渠并不满足于给人打工,为他人做嫁衣,他想着怎么取而代之。夏桀不仁,商汤取而代之;商纣王不仁,周武王带着反商联军战于牧野,终得商人的天下。如今周夷王尽管能力不足,但他也没有夏桀、纣王那般不仁。再来,以楚国这么一个区区子国的声望号令诸侯,在西周基本是一个痴人说梦的事。思来想去,熊渠觉得这辈子打工是不可能,就算不能拉到什么队友,我们也得想着自己单干。


    


    


       放眼望去,楚国周边邻居除了周天子亲戚们一堆姬姓国之外,就是周天子铁干粉,比如庸国,人家可是当年周武王伐纣的功臣。庸国这功臣的含金量要比楚国这种临时倒戈弃商投周的功臣要高。《尚书·牧誓》中,庸国的排名在蜀、羌之前,庸人是当周武王伐纣联盟的主力之一。庸国在周朝的起点是伯爵,自然也比楚国的子爵之号要高。到周夷王的时代,周朝日益没落,庸国也不比当年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直接开撕江汉诸姬不就等于直接跟周天子撕破脸。熊渠是一个行事果断且不缺少情商的人,直接避开了天子家的亲戚,先向西伐了庸国(今湖北竹山县),庸国打服帖了,楚国西面忧虑也没了。接下来,熊渠开始向南扩土,先后灭了扬越、鄂(1)。楚国开始第一波扩地,这最大的收益不是地皮,而是掌握了鄂地后,楚人总算是彻底地脱贫致富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鄂境内有铜矿,在商周时期,鄂地是著名的炼铜基地。今天的人把商周称为青铜时代。然而,两三千年前,这些青铜都是金灿灿的黄铜。黄铜在当时是十分重要的战略资源。熊渠有些膨胀了,开始公然叫嚣说:“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然后,他封了长子康为句亶王,中子红为鄂王,少子执疵为越章王。熊渠这个做法是典型的口嫌体直,顺带给了自己留了一条后路或者说留一个台阶给自己下。一边说自己“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一边效仿周天子分封模式去封自己的儿子。正所谓“诸侯用夷礼则夷之,进于中国则中国之。”根正苗红的熊渠骨子里向往的还是赫赫宗周,口上说自己是蛮夷,不过就是嫌弃子爵的封号太低了,他实际操作起来还是中原的模版。封自己儿子为王,不自封,其实是拿自己儿子当试水石,万一周天子不乐意找上来,可以直接撤自己的儿子王号。果不其然,周夷王去世后,周厉王继位,这是一个特别能折腾的主。熊渠果断不想招惹周厉王。于是,他撤了自己儿子们王号,继续臣于周。


    


    本文首发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历史人物
历史故事
中国古代史
中国近代史
神话故事
中国现代史
世界历史
军史
佛教故事
文史百科
野史秘闻
历史解密
学术理论
历史名人
老照片
历史学
中国史
世界史
考古学
学科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