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网-历史之家、历史上的今天!

历史网-中国历史之家、历史上的今天、历史朝代顺序表、历史人物故事、看历史、新都网、历史春秋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解密 >

明光宗朱常洛人生到底有多悲催 当了快二十年太子却只做了29天皇帝

http://www.newdu.com 2020-05-22 互联网 佚名 参加讨论

    1620年,大明王朝紫禁城内风起云涌,热闹非凡,宫城内外所有人都在为两位皇帝死亡,两位皇帝登基而奔走。
    确切地说,从1620年的七月开始,短短的两个月内,大明王朝完成了三位皇帝的两次皇权交接。皇帝像走马灯似的登场和退场,这种破碎感似乎暗示着朱家皇权在风雨飘摇中走向不可抗拒的灭亡。
    

    紫禁城
    1620年七月二十一日,明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去世,在位四十八年。
    同年,八月一日明光宗朱常洛登基,九月一日暴毙,他以最快的速度走完了皇帝的一生,享国之短,为有明最。
    相比于他父亲作为明朝在位最长者来说,父子俩似乎在冥冥之中成就了一种约定的互相补偿。
    纵观朱常洛一生,可概括为“活的委屈,死的憋屈”,熬了十五年当上了太子,又熬了十九年当上了帝王,而后只在大明王朝的龙椅上坐了短短的二十九天。
    那么正值壮年的朱常洛,他的暴毙究竟是天意如此还是人刻意为之?
    1.朱常洛的诞生,源自于一场意外的怦然心动
    “母凭子贵”,这句话反过来说,道理逻辑也是通的。朱常洛从打娘胎开始就不受他父亲待见,因为他的母亲不是贵族名门,只是普通宫女,而他的出生更是一场意外。
    万历皇帝大婚三年后,后宫院落女人数量充足,一后、二妃、九嫔,更有数不清的宫女。虽说她们雨露均沾,但均未结出任何硕果。
    从古至今,长辈对于子女生育的催促,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一致。皇帝不急,但是太后可是着急的很。
    

    万历帝朱翊钧画像
    金秋的十月是丰收的十月。这一天,万历皇帝去慈宁宫向太后请安,谁知太后不在,但是迎接他的宫女王氏似乎格外温柔动人,一把抓住了万历的心,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追求新鲜刺激是年轻人的本能的血气方刚,于是,他便顺势在太后宫内行巫山云雨之事,事毕后提起裤子走人。
    本想临时潇洒一把,但谁知就是这次的无心播种插柳,足以给他带来莫大的阴影。
    几个月后,该名宫女被发现怀孕,太后喜出望外,对万历提起此事,但他却矢口否认。无奈之下,太后拿出《起居注》上面,时间、地点、人物,事件一应俱全。
    

    《起居注》样本
    万历不能抵赖,备觉羞恼。万历的闹心可以理解,自古君王临时起意,宠幸底层宫女,未必是见色心起,大多数是因为新鲜或者说是身边资源临时调配有难度,就算后来诞下皇子的宫女,其结局也未必有多美好,高高在上的帝王自尊心,不容和身份卑贱之人平起平坐举案齐眉。
    

    朱常洛母亲王氏剧照
    但是万历皇帝羞恼的原因还有另外一层,因为事发地点是在太后的寝宫,这事对自己来说是种新鲜猎奇,但是在外人看来,这皇帝是在是太不知礼数了,往大点说,太不知廉耻了。
    自私的万历皇帝不允许,有这样的人格污点。所以他不会埋怨自己的道德越轨,反而把所有过错统统推给那个怀孕的宫女。
    

    李太后
    太后多次提到要给改名宫女名分,但是万历帝一再拖延,第二年六月,因拗不过母亲才勉强封这宫女为恭妃。册封发表之后,群臣依例想要称贺,却遭断然拒绝。
    也许,他在心中暗暗期待恭妃肚里的孩子并非男孩,那样会让他的怨恨有所释放。也可以保证他的皇长子落在他心爱的淑嫔的肚子里。但是老天喜欢看热闹,偏偏要把万历的皇长子的C位给别人。
    万历十年八月十一日,恭妃产下一子。万历皇帝的皇长子朱常洛诞生了。
    

    朱常洛画像
    万历心里悲喜交加,甚是矛盾。
    淑嫔姓郑,于十年三月册封淑嫔,翌年八月,被封德妃。此时的郑氏根本无一男半女,但是地位却与生育皇长子的恭妃一样。
    等到万历十四年,郑氏产下一子,取名朱常洵,此乃神宗第三子。
    在他之前,次子朱常溆,一岁时便夭折。所以,朱常洵虽说是老三,实际却是老二。
    在他前面或者说是在他与皇位的中间,只有一个朱常洛。这更增添了万历对于朱常洛母子的怨怼。
    郑氏生下朱常洵后,地位又得到提升,被晋封为贵妃,地位仅次于皇后。
    生育皇长子的恭妃,反居其下。直到二十多年后,因为朱常洛生下皇长孙朱由校,恭妃才取得贵妃身份。
    2.万历是用尽一生时间,去报复朱常洛母子
    万历年间最严重的争端莫不是关于朱常洛太子名分的确立。自古长幼之序,礼之根本,更何况关于皇权的继承,是牵一发而动全局的硕大工程。
    

    朱常洛剧照
    从万历十四年开始,到万历二十九年止,群臣和太后用了整整十五年的时间与万历帝斗争,才换来朱常洛太子地位的确认。
    而在这过程中,万历则使出浑身解数,压制、拖延、装聋作哑、出尔反尔……所有人都相信,皇帝这种表现,无非是想要为日后立郑贵妃之子朱常洵为太子提供可能。
    因此,太后、群臣以及舆论的抵制,也格外坚韧,万历束手无策,孤立无援。僵持到二十九年十月,太后大发雷霆、下了死命令,万历抵挡不住,才于十五日这天颁诏宣布立朱常洛为太子,同时封朱常洵为福王。
    

    朱常洵画像
    终于被立为太子的朱常洛,已经十九岁了。可以说这十九年的时光里,他备受父皇的抗拒和冷眼,使他逐日提心吊胆地生活,养成一副极端懦弱、逆来顺受、唯唯诺诺的性格。
    迫于礼制,万历不得不加封恭妃以贵妃,但是名号有了,却不曾让她过一天好日子。十三岁前,朱常洛尚与母亲住在一起,后迁移迎禧宫,从此母子“睽隔”,不得相见。恭妃幽居,极度抑郁,竟至失明。
    万历三十九年,恭妃抱病而终。病重期间,朱常洛想看望母亲,好不容易开恩准许,到了宫前,却大门紧闭,寂然无人,朱常洛自己临时找来钥匙,才进入这座冷宫。母子相见,抱头大哭。
    

    朱常洛剧照
    人性本凉薄,但是轻贱如此实不多见。即使朱常洛身处皇家锦衣在身,但实际上和身处牢笼没有区别。
    朱常洛永远得夹起尾巴做人,因为不知哪天会突然大祸临头。小灾小难不必多说,单单搅得天昏地暗的大危机就发生过两次。一次为万历二十六年的“妖书案”,第二次是万历四十三年的“梃击案”。
    两个事件当中,朱常洛命悬一线,但最后都活了下来。所有人深知郑贵妃是幕后黑手,但是她也不得不忍气吞声,想要伸张正义更是痴心妄想。
    

    朱常洛剧照
    他善于察言观色,见父亲意在遮盖真相,为郑贵妃推脱,遂违心帮着劝阻主张深究的大臣:“毋听流言,为不忠之臣,使本宫为不孝之子。”
    表面是皇太子,实际他地位之可怜,超乎想象。当时万历病重已经半月,朱常洛作为皇太子却始终不被允许入内探视,到万历死的这一天,还是没有机会见父亲一面。《三朝野记》详细记载了这天的经过:
    壬辰(七时至九时),九卿台省入思善门,候问。甲午(十一时至十三时)召见阁部大臣,寻即出,皇太子尚踟蹰宫门外。(杨)涟、(左)光斗语东宫伴读王安曰:“上病亟,不召太子非上意!今日已暮,明晨当力请入侍,尝药视膳,而夜毋轻出。”丙申(十五时至十七时),神皇崩。
    3.皇位对朱常洛来说,不只是幸运,更像短命的诅咒
    万历皇帝在最后并没有剥夺朱常洵继承人的身份,当时即使他想临时起意,更换别人,也是做不到了。关于朱常洛太子问题,各方已经斗争了三十多年了,若是真能改变,也不用等到最后咽气归天的时刻了。
    七月二十三日,遗诏公布:皇太子聪明仁孝,睿德夙成,宜嗣皇帝位。
    朱常洛终于熬出了头,他现在是皇帝了,终于自由了,终于解放了,登基日定在八月初一,胜利之日近在咫尺。
    现年已经三十八岁,当了十九年东宫太子的朱常洛,这一路走来,备受冷眼折磨,抑郁沮丧,意气难舒。而全身心的解放对于马上进入不惑之年的朱常洛来说似乎有点晚,晚到他自己似乎已经失去了控制自己身心的能力。
    

    朱常洛剧照
    有记载都指出,朱常洛在万历死后,立即进入狂欢状态,寻欢作乐,日夜纵欲,尽情挥霍着皇家特权以弥补曾经所受到的遍体鳞伤的精神虐待。
    但是实际上,朱常洛还是有心要匡扶朝政的,他脑子里不光只有色欲熏心。从七月二十一日神宗逝世到光宗即位前后的几天中,新政措施一一颁布。发内帑积储银一百万两,犒劳九边吏卒;发内帑银一百万两,解赴辽东,犒赏辽东将士,以解辽东缺饷的燃眉之急;停止矿税,撤回税监;再次考选,散馆、科道官都遵照先帝遗诏一补用;下达巡按、巡盐、南京巡视等五十多个空缺,任命新官上任等等。
    还有一个细节,因为万历皇帝在位时已多年不上朝,官员们已习以为常,朱常洛即位后文武百官骤然上朝,竟然不知所措,随从散漫,人声嘈杂。朱常洛对于这种现象非常不满,传谕内阁立即整顿:
    朕今早御门,见各官随从多执洒金大扇,及驾回至省愆居,闻散班官于会极门高声喝道。朝仪严肃,岂容亵慢!传示大小九卿科道等官,以后凡遇临朝,俱要十分谨慎。如仍前肆行违禁者,纠仪官指名参来重处。
    另外,朱常洛还注意破格选拔人才,他指示吏部:用人毋拘资格,凡有才能卓异者,即破格擢用,以示激励。
    以上种种无不显示朱常洛即位伊始,力图有所厘革,有所作为。但是,神宗留给他的烂摊子是棘手的,他想补偏救弊也不能立竿见影,毕其功于一役。
    4.万历死后还给朱常洵出着难题
    从前在朱常洛头上有两座大山,其中一座万历皇帝已经倒了,但另一座郑贵妃却依然还在屹立坚挺。
    万历皇帝在死前给朱常洛留了遗言,这封遗言对于常年低眉顺眼,唯唯诺诺的朱常洛来说便是如鲠在喉。
    尔母皇贵妃郑氏,待朕有年,勤劳茂著,进封皇后。
    万历皇帝明确地告诫常洛必须把郑贵妃进封为他的皇后,也就是说郑贵妃必须变成皇太后。
    常洛心中明白,进封郑贵妃并不妥当,却又难以拒绝。年少时的痛苦阴影,让他不敢违背先帝旨意,也不敢得罪郑贵妃。
    但是他也并不笨,知道自己不能明摆着拒绝,便把这个裁判权交给了别人,转移矛盾,嫁祸责任。
    在万历逝世的第二天他向内阁发出一道谕旨:“父皇遗言:‘尔母皇贵妃郑氏,待朕有年,勤劳茂著,进封皇后。’卿可传示礼部查例来行。”
    礼部接旨后,由礼部右侍郎孙如游表示委婉的反对:
    臣详考累朝典故并无此例,“其以配而后者乃嫡体之尊,其以妃而后者则从子之义,先帝念皇贵妃不在无名之位号,殿下体先帝之心亦不在非据之尊崇”。按照“从子之义”,诞育殿下的王贵妃并未进封为后,而将郑贵妃进封为后,必非其心之所安。臣不敢以不忠事主,尤仰冀殿下以大孝自居。
    孙如游的奏疏写得有理有节,对常洛本人的处境也体察入微。但是朱常洛面对如此合情合理的说辞,常年受到的压制使他仍感到力有不逮,他只好不置可否,把孙如游的奏疏留中不发,故意拖延。
    5.郑贵妃: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郑贵妃深知自己的靠山已经没了,现在坐在龙椅上的皇上是那个自己曾经日思夜想相处之而后快的皇太子朱常洛。
    万历皇帝要求朱常洛立自己为皇太后的遗言显然没有发挥作用,长时间的留置自然不会是好事。
    所谓富贵险中求,既然已到如此地步,那就索性为自己拼出个未来。
    此时出手,刚刚获得自由的朱常洛还是会顾忌自己的淫威,不敢太轻举妄动。
    

    郑贵妃剧照
    深受万历皇帝宠爱多年的郑贵妃还是有过人的技术和智慧,俘获征服男人的手段要靠美色,无论他是敌人还是朋友。
    她精选不同风味美女若干,于朱常洛登基之日,当即献上。
    这批美女特工队,有说八人,也有说四人的。
    查继佐记作:“及登极,贵妃进美女四人侍帝,未十日,帝患病。”
    谈迁记作:“进侍姬八人,上疾始惫。”
    但相比于人数,其中细节更让人有兴趣。
    文秉有记载,郑贵妃所进并非普通美女,而是“女乐”,“女乐”除容貌较好婀娜妩媚之外,歌舞技能也是出神入化登峰造极,当然服务范围也是包罗万象任君想象。
    文秉甚至很具体地说,“以女乐承应”的那一天,“是夜,一生二旦俱御幸焉,病体由是大剧。”“一生二旦”,指女乐中一位扮演小生的演员,和两位扮演旦角的演员。
    这一夜,朱常洛一人独挑三个职业青春美少女,上演车轮大战,由此病体缠绵。
    李逊之也说:
    上体素弱,虽正位东宫,供奉淡薄。登极后日亲万机,精神劳瘁。郑贵妃复饰美女以进。一日退朝,升座内宴,以女乐承应。是夜,连幸数人,圣容顿减。
    正值壮年的朱常洛为何病倒的如此之快。按照李逊的说法,应该是三个原因的叠加作用:
    第一,常年营养跟不上,体质本来孱弱,再加上父亲的精神虐待,导致长期的情志抑郁;
    第二,登基前,操持大行皇帝丧事,应付登基典礼等。登基后,日理万机,励精图治,劳累过度;
    第三,及时享乐,纵欲过度。
    前两条导致身体虚弱,但不足致命,最后的纵欲过度是关键,才是郑贵妃掏空朱常洛身体最后的精准打击。
    6.朱常洛还是被欲望之火点燃了
    八月十日,朱常洛终于病倒了。
    十一日,还是坚持御朝处理政务,群臣见皇上圣容顿减,大为惊讶。
    十四日,内医悄悄诊视,医生名叫崔文昇,面对朱常洛“两夜未睡未粥,日不多食”,孱弱已极,崔文昇开了一剂“通利之药”,即泻药大黄。朱常洛用后,一昼夜连泻三四十次,支离于床褥间,顿时趋于衰竭状态。
    十六日,常洛无法起床视朝,方从哲等人赶到宫内问安。常洛命内侍传话:“数夜不得睡,日食粥不满盂,头目眩晕,身体疲软,不能动履”。
    试问,体弱如此的病人,竟用泻药?经过崔文昇精心调养,朱常洛的身体终于雪上加霜。
    

    朱常洵病重
    一直拖到八月二十一日,朱常洛公开承认患病,召太医院官,诊视、进方。但为时已晚,没有什么办法。
    郑贵妃这一招可以说是面面俱到层层递进,先是奉上美少女若干,烧尽了朱常洛的身体和满心的欲望,但是她嫌这把火烧的还不够快不够旺,随即又指使亲信开出药方大黄,往朱常洛这盆烈火里又添了一把干柴。
    崔文昇原先本是郑贵妃宫中的亲信太监,朱常洛即位后,被提升为司礼监秉笔太监兼掌御药房太监。郑贵妃指使崔文昇昭然若揭。
    《明史》卷《杨涟传》记载:
    都人喧言:郑贵妃进美姬八人,又使中官崔文昇投以利剂,帝一昼夜三四十起。
    朱常洛挨了几日,身体并无太多变化,自觉大限将至。八月二十九日,召见首辅方从哲等,要求他们为自己准备寿宫。
    7.两粒红丸,给朱常洛的生命按下了快进键
    此时的朱常洛已处在油尽灯枯的最后的阶段,但命运似乎还是嫌他死亡速度有些慢。
    这天,鸿胪寺官员李可灼在外求见,有仙丹要进呈皇上,以保龙体康健。尽管方从哲等人有了前车之鉴未敢轻信,但是朱常洛听说有仙丹后,仍命立即献上。
    候在外面的李可灼被宣入内,并献上他的“仙丹”,“仙丹”呈上后,乳娘马上被召入,挤出人乳,以之调和,供朱常洛服用。服下后,居然当即便觉好转。
    诸臣出宫等候,不久,里面传话:“圣体用药后,煖润舒畅,思进饮膳。”众人一片欢腾,以为奇迹发生。
    这时是中午,到傍晚五时,李可灼出来,阁臣们迎上相询,被告知:皇上感觉很好,已再进一丸,“圣躬传安如前”。
    这仙丸究竟是啥?真正能有起死回生之效?仙丸也叫红丸,“红铅丸”。一见“红铅”,我们马上又想起嘉靖皇帝,他为求“红铅”,曾征选七百多名八岁至十四岁少女入宫。
    没错,“红铅”就是经血。《广嗣纪要》:“月事初下,谓之红铅。”
    

    嘉靖帝剧照
    历史上,出现过不少春药,如魏晋有“五石散”,唐代有“助情花”;“红丸”则是宋明较有代表性的春药,以红铅、秋石、辰砂等为配伍,用时另以人乳调之。
    从朱常洛服用后的表现看,红丸大概会含着一定性激素,使其精神一振;当然,也不排除所谓“回光返照”的可能。
    诸臣大松一口气,安心回家。但是戏剧转折来的就是如此之快,次日三时至五时之间,朱常洛病危,略微苟延,至六七时死掉。
    次日五鼓内,宣召急,诸臣趋进,而龙驭以卯刻上宾矣,盖九月一日也。
    大黄性寒,红铅性热,两者同时作用于常洛虚脱的身体,不死才怪呢。
    御史王安舜弹劾李可灼的奏疏对此分析得很清楚:
    先帝之脉雄壮浮大,此三焦动火,面唇紫赤,满面升火,食粥烦燥,此满腹火结,宜清不宜助明矣。红铅乃妇人经水,阴中之阳,纯火之精也,而以投于虚火燥热之疹,几何不速亡逝乎!
    至于郑贵妃进美女又指使崔文昇进药,蛛丝马迹已显露无遗,但李可灼是否受她指使,查无实据,大家只是猜测而已,但毫无疑问,两粒红丸帮助了郑贵妃,成为了朱常洛的催命符。
    朱常洛一辈子都活在他父亲朱翊钧的阴影下,直到死都和他脱不了干系。
    虽然万历皇帝赐予了他尊贵至上,让人膜拜称臣的身份,但是也给了他童年时不加掩饰的排拒和冷眼,允许默认了郑贵妃对他少年时的穷追猛打,和最后的致命一击。
    概况朱常洛这一生,“憋屈”二字足矣。他熬了15年当上了太子,又熬了19年当上了皇帝,而后只在大明王朝的龙椅上坐了短短的29天。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历史人物
历史故事
中国古代史
中国近代史
神话故事
中国现代史
世界历史
军史
佛教故事
文史百科
野史秘闻
历史解密
学术理论
历史名人
老照片
历史学
中国史
世界史
考古学
学科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