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网-历史之家、历史上的今天!

历史网-中国历史之家、历史上的今天、历史朝代顺序表、历史人物故事、看历史、新都网、历史春秋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现代史 >

如何神化一场宋军的大捷?

http://www.newdu.com 2018-09-14 冷炮历史 newdu 参加讨论

    


    真正冲锋陷阵的将士,很少会留下一手记载的。所以现在的多数战争记载都不是他们的声音。当地的文士和地方官员,也许会通过笔记、私修纪事、地方志,记载他们的某些战斗经历。所以一线战士们往往只能通过其他渠道,发出有限的声音。后人则会在原始材料的基础上,进行各种有意无意的加工。宋朝时的一些战役记录,就是其中的典型。

信息来源的问题


    


    金国在历史上有主动不记录失败战例的习惯


    


    作为宋朝的对立面,金人对于很多败仗一笔带过或者是根本不提。比如采石矶之战和顺昌大战,在金国史书里就没有提及。只有某些人物传记会提到了一些信息。


    比如《金史-本纪第五》里海陵王的传记中,写完他南征的胜利之后,就写到了瓜洲兵变,对于采石矶之败完全不提。在金国将领乌延浦卢浑的传记里,仅提到完颜亮强行命令部队在采石矶过江,损失两个猛安及其部属。


    


    金国自己的记载对于海陵王的失败就有非常多的保留


    


    但是顺昌大战的强大影响力,有其他证据可以证明。当时被困在燕山的宋朝使者洪浩,也听闻了顺昌战役的消息。在写给宋朝的密信就表示:此战对金人的震动很大,他们甚至一度产生了回到燕山以北的想法。


    虽然这一说法不免有美言之嫌,却体现了金人统治核心亦对此战有了解。若干年后,完颜亮南下时曾经询问宋朝诸将的情况。他每报一个宋将名字,下面就有一金将表示能迎战。但是报到刘錡的名字时,下面无一人敢应。最后是完颜亮自问自答,表示他亲自和刘錡较量。所以,由于顺昌等战役的胜利,刘錡在金人心目中地位很高。除了顺昌之战,没有第二个战役能起此番效果。


    由此观之,宋方的胜仗记录主要来自于自己的材料,但缺乏对方材料的佐证。对于某些没有其他材料证明,但又无法被证伪的技术性细节和夸张叙述,写史者和读史者当然可以保持怀疑的态度。但依旧不能武断下结论,一口咬定某事件存在或者不存在。采石之战则因为金人较少提及,而很容易遭到后人的质疑。


    


    顺昌之战对于金国的震撼非常大


    

战争亲历者的夸张


    


    虞允文在采石之战后的捷报就开始了水分注入


    


    虽然普通士兵不能留下自己的声音,但是作为战斗的一线参与者,某些将领会写战报给皇帝,方便给自己和部下邀功请赏,顺便安定朝野人心。


    比如在采石矶之战,虞允文作为皇帝犒军的使节,临时承担起指挥军队的责任。在指挥一帮民兵和溃军,击退了少量以汉人为主力的金军先头部队。他在《沿江军事扎子三篇》中详细写了自己如何构造反登陆工事--壕堑,上阵鼓励胆怯的士兵,打造战舰的情况。他的奏折就成了战役的第一手资料。他的叙述版本经过一番流传,最后被编写宋史的脱脱等人采纳,所以人们倾向于相信采石矶之战是宋朝大胜。


    


    虞允文其实并没有在真正的一线指挥(请大家无视图中的大炮)


    


    但是在这一书写过程中,历史已经开始失真了。时人就指出了虞允文奏报里,有相当多的夸大之处。比如基层武官,从义郎赵甡之在《中兴遗史》里提到虞允文虚报战功的问题。


    首先是参战人数与战果的问题。宋方全军的参战总兵力,很多史书采用的数据是18000人。但是这是当时采石江段宋军防线的总人数,而采石之战的具体参战人数是远少于这个数字的。


    对于宋军在南岸的歼敌人数,赵牲之通过初步计算表示怀疑。虞允文说宋军歼灭了登陆南岸的7艘金国船只,一共歼敌2700人。按照这个比例,那么每艘船要搭载金军近400人。然而宋朝水师运载量最大的船只---马船,都运载不了400人。金人所用的渡江船只,大都是临时强拆民居打造的平底沙船。这些船结构不稳、做工极差。为了保证船只机动性,根本办不到一艘船一次运400人。


    


    即便是宋朝的大船都不可能一次载满200士兵


    


    结合当时的实战惯例,一艘小沙船需要20名划桨手驱动,而且只能搭载5-7名射手的编制。那么第一波登陆南岸的金人,根本就不会有2700人之众。经过推算和考察战场,赵牲之给出的采石之战歼敌人数是500-600人。《金史-乌延普卢浑传》记载的数目是损失猛安2人,部下200多人。考虑到金人对于失败的回避和《中兴遗史》的考证,总而言之,采石之战的南岸登陆战,金人伤亡绝对不会过千。


    对于虞允文鼓励宋将时俊,并在阵中许诺收他当义子的行为,赵牲之也采访了当地官员、士兵、民夫和僧尼所作。指出虞允文没有走进战阵中督战。抚摸宋将时俊的背部鼓励他,却站在附近山上的峨眉台远远督战,而且观战时手不停打颤。这一记载,也与参战的宋军水军统制盛新的墓志铭记载相吻合。当时虞允文是登山观战,日落时分宣布收兵。可见赵甡之的怀疑不无道理。


    


    采石之战中渡江的金军数量并不算多


    


    虞允文在奏折里自述,第一天激战后,他指挥民夫在采石修建百丈长的壕堑和堤防,防止金人夜袭。赵甡之对此相当怀疑。他亲自考察过战场地形之后发现,采石江岸地形很不平整,地形崎岖。当他问道虞允文派人挖沟的情形时,当地人直接笑话道:一天激战之后,民夫踏船之后感到十分疲惫,根本不可能有体力精力,从事繁重的劳动。而且采石江岸根本就挖不了长堤和深沟啊,怕是虞宰相自己在文章里挖的吧。


    在采石之战前,叶义问在镇江府附近江滩挖沟,还在沟后面设置鹿砦。结果被当地村民笑话为肉食者鄙,还不如吃糟糠的小民有常识。夜间江水涨潮,木寨都会被水卷走。可见所谓的布置鹿砦在当时的条件下可行性不太高。同时代的陆游在《入蜀记》中也提到,采石矶江段两岸多山地的地形,间接核实了赵甡之的记载。


    


    今日的采石之战旧战场


    


    此外,虞允文还有很多记载的自相矛盾之处。他在《沿江军事第一扎子》里写过,完颜亮指挥数百艘船只渡江。但又在《论江上事宜书》说,金军在和洲江面一共只有一百余艘船。这种虚报战绩的行为,经常让阅读者不知所措。但当时的长江因为冬季水位较低,而且江面较窄,根本容纳不下数百艘船同时停泊在江岸。


    最后,赵甡之进一步他合理地质疑了虞允文的战场描述。比如第二天在杨林江口的追击战中,宋军用神臂弓、克敌弓射杀金军,“数万金军应弦而倒”。他以军官的职业素养,从实战角度狠狠驳斥。如果真的是一瞬间有万人应弦而倒,那不知道要多少张神臂弓和克敌弓,才能办到。但是当时杨林河口很窄小。因为江水浅,所以金军进入长江的船只不多,宋军在江面上也只有数十条船。


    


    宋朝步兵的投射部队比例一直是偏高的


    


    按照虞允文比较靠谱的版本,金人全军一共只有百艘船只。按照当时的编制,金军的小船仅能载20人,大者载50人。就算金军所有船只都是较大的沙船,百余艘船至多只能搭载5000人。所以宋军就是箭无虚发,也根本不可能一瞬间射死过万人。


    所以采石之战的胜利虽然重要,但绝对没有赤壁之战和淝水之战那么传奇。这一胜利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金人内乱在先,从而没有继续南下而达成的均势格局。南宋人罗大经客观评价道:采石之战的金军如果不是完颜亮急躁,后方发声政变而引发兵变,其实很难被驱逐,北虏在撤军时纪律严明,没有一人叛逃。这样的军队难道容易战胜吗?


    


    没有金国的内乱 采石之战恐怕就不会打的如此轻松了


    

作者的同僚与门生的诗文夸张


    


    宋朝的文人对于同僚与门生的事迹也经常做夸大处理


    


    取胜之后,将领的同僚门生等文人会把历史变成文学,进一步传播夸大。虽然虞允文本人做了安抚人心的有限夸张,但是他的门生和同僚们,却开始为老师的胜利添油加醋,大肆鼓吹。


    在各个夸张版本中,最有文采的是杨万里的《宋故左丞相节度使雍国公赠太师谥忠肃虞公神道碑》。他把恩师的战功翻了若干倍。虞允文报告俘虏女真兵30人,被他夸大为500人。虞允文写的是金军前锋7艘船靠岸,他乘以十倍,夸大成了70艘船靠岸。虞允文生擒了2个千户,杨万里大笔一挥,成了5个。最后,虞允文已经夸大的灭敌人数是2700人,到了大诗人的笔下成了4700人,还补充说江面上金人伤亡过万,可以说真是老师的好学生了。


    除了为尊者讳的传统,古代文人对于数字缺乏概念。诗词歌赋中经常用千-万-三-九等虚指数词。到了描述战况的文献里,依旧不改这种习惯。不经意间大笔一挥,就将一些规模有限的胜仗,神化成史诗大捷,并以诗词歌赋的高雅形势广为流传。


    


    每一次宋军的艰苦取胜 都会被夸大为吊打


    

名将后代的发展情况


    


    南宋初年 扛起抗金大旗的绝非岳飞一个


    


    名将后代的家世,也会影响祖先们在后世的影响力。在南宋初年,几个主要将领因为战功和名望,得到了驻防地百姓不同程度的拥护。这些拥护,无疑影响了他们在民间的知名度。


    例如在岳飞死后的20余年,宋孝宗顺应朝野要求,恢复了他的名望和爵位。1170年,宋孝宗亲自为鄂州岳飞庙题匾额,并在1204年追封岳飞为鄂王。到了1224年,宋理宗改岳飞的谥号为忠武。每次南宋国防压力大赠,或者主战派当朝的时代,岳飞和其他已故宋朝将领,以及古代汉族名将的身份地位就会升级。这也促成了民间对于岳飞的崇拜。


    


    岳飞的遭遇就是典型的 活不养死厚葬


    


    与朝廷封赏相对应,岳飞的后人岳珂也写了著名的平反之作《鄂国金陀粹编》,体现了孝子慈孙对于祖辈的美言。所以对祖先的功劳有神话和夸大成分。而在民间,神话岳飞的活动则因为朝廷平反与文人宣传而开展。直到南宋末年的抗金抗蒙时期,在岳飞战斗、驻扎过的荆湖地区,百姓几乎家家挂着岳飞画像,每年遥祭岳飞。


    在长江上游的四川,虽然吴阶和吴璘兄弟战功赫赫,不亚于刘錡与岳飞等人,却被后人败坏了名声。在开禧北伐期间,四川宣抚副使吴曦表面上响应抗敌号召,但实际上派门客与金人联络,要求金人封其为蜀王。不仅消极抵抗,隐瞒将士战功,还在宋军抵抗期间引导金军穿过山地险道,包围宋军。最后放任金军攻陷战略要地大散关。


    1207年,吴曦正式称王,接受王印后。甚至一度准备接受女真习俗,剃发易服,结果在蜀中引发了军民的普遍抵制。最后吴家兄弟和他们的心腹被爱国将士发动政变诛杀。吴氏子孙被迁出蜀地,剩下的吴氏族人也被剥夺官爵。由于吴曦建立伪政权的叛变行为,吴阶、吴璘兄弟抗金积累的名望被毁于一旦,在民间的地位一落千丈。时人将叛变与张邦昌、刘豫的行为相提并论。加之四川是南北政权拉锯较量的前锋,新崛起的抗敌名将自然会接替吴氏家族,成为民众崇拜的偶像了。


    


    四川的吴氏兄弟 因为后人的缘故而被降级


    

民间文学的造势


    


    抗日神剧的思维源头在宋朝时候就有了


    


    其实民间文学和通俗文化,才是影响多数人历史观的因素。今天泛滥的抗日神剧,其源头之一就是宋金宋辽战争的小说。岳飞等人成了民间文学里不折不扣的抗金奇侠,并以这样的形象留在人们的脑海当中。这些作品大都包括了敌强我弱的力量对比却可以翻云覆雨,智近乎妖的将领,还有被打的没有还手之力的强敌。


    虽然相隔数百年之久,但是抗日神剧和抗金抗辽小说的本质是相同的。和正史相比,民间文学更像是基于正史的同人作品。除了保留了重要人物的姓名,以及重大历史事件的情节之外,出于吸引听众的目的,作者们进行了各种神奇的自由发挥。


    


    《说岳全传》就是古代版的抗日奇侠片


    


    比如在《说岳全传》里,宋军几乎没有守城战役,激烈的开封攻防战也没有出现。也就是说,宋军完全不考虑守城选项,默认与金军次次野战。小说里的宋军远程部队和近战部队,比例十分离谱。经常是1-2万步骑兵配1-2百弩手。这一配置足以令历史上处于巅峰时代的蒙古、契丹和女真人也自愧不如。岳飞命令部将去操练钩镰枪和藤牌,结果只用了一天就像点技能树一样升级完毕。第三天就能如剁菜杀瓜一样大破拐子马。


    民间传说的另一特点是进一步加剧人物知名度的差异。由于民间传说的特点是塑造一些“箭垛式人物”,他们会如箭靶吸引箭矢一般,吸收其他历史人物的功绩,以便作家为鲜明人物打造经典情节。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就属于典型的“箭垛式人物”。岳飞被大肆宣扬的代价,就是其他抗金名将知名度的降低。比如击败金国重甲部队的战术,似乎成了岳飞一学就会的技能。小说里完全不提历史上吴氏兄弟和刘錡等人的浴血奋战。这种将历史平面化的作品厚此薄彼,给广大人民以岳飞一人撑起抗金大业的认知偏差。


    


    《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 就是典型的箭垛式人物


    


    民间作品的另一个特点是为了商业护推,帮助同行增加收听量,会主动响应受众已有的知识结构。《说岳全传》里还不停地出现《水浒传》里梁山好汉的后代,帮助岳家军杀敌。比如大刀关胜的儿子关铃出马作战,阮氏三雄的后人阮良将完颜兀术騙上船后生擒等等。这样的历史小说,离历史记载的距离也就可想而知了。


    


    水浒英雄的后裔 出现在岳飞麾下是怎样的奇特景象


    

集体心态中的受害者意识


    


    受害者心态并不会因为物质基础而有根本性改变


    


    其实说到底,有什么样的受众就有什么样的作品。作家的创作和观众的心态是互为前提的。从古代的抗金小说到今天的抗日神剧,能够有巨大的市场,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国人的集体记忆中有很普遍的受害者心态。


    例如《三国演义》就遵循了当时尊刘贬曹的群体心态。为了照顾这一受众情绪,作者里有意夸大赵子龙单骑救阿斗的情节。通过夸大整体失败中的局部胜利,来平衡尊刘读者的心理。同样在宋朝对外战争的小说中,因为宋朝在宋金战争中的获胜次数较少,所以愤愤不平的鼓吹者必然会对少数胜利大肆吹捧。


    


    赵云在长坂坡之战的被神话 就是为了平衡需要


    


    到了现代,物质贫穷的改善也不足以治愈精神贫困。综合国力的崛起,也不可能在短期内改变相当多的国人因为宋朝与明朝灭亡,以及近代百年屈辱史积累下的创伤心理。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总有人从故纸堆中扣边角料,做成换汤不换药的新菜。


    从吹捧两面三刀的暴虐者冉闵,到神化宋朝与明朝的对外战绩,莫不如此。真实的历史中,宋明对外作战的少数胜利,一定要大书特书。无能者的“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也能轻易得到很多人的追捧。


    


    受害者心里与扁平化的思维禁锢是分不开关系的


    


    长期浸染在这类无脑煽情文中的受众,在不知不觉中被人解除了很多自主思考的武器。当任何事情从现实转换成信仰,那么就会开启不接受反驳模式。一旦面对真实的信息流冲击,在思维层面受到控制的人群,便会想方设法的捍卫玻璃心般的“自尊”。只要发现一处笔误和偏差,就足以拿来当做否定全部的制胜法宝。至于全局性的思考,则根本不予启动。


    


    毕竟,连消费都开始降级了,自主思维这种高成本模式,还是以后再说吧。(完)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历史人物
历史故事
中国古代史
中国近代史
神话故事
中国现代史
世界历史
军史
佛教故事
文史百科
野史秘闻
历史解密
学术理论
历史名人
老照片
历史学
中国史
世界史
考古学
学科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