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网-历史之家、历史上的今天!

历史网-中国历史之家、历史上的今天、历史朝代顺序表、历史人物故事、看历史、新都网、历史春秋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解密 >

古代游牧民族究竟有多强大 看看出土的东西就知道了

http://www.newdu.com 2020-02-13 互联网 佚名 参加讨论

    很多人都不了解古代游牧民族的事情,接下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欣赏。
    北方文化和中原地带间文化上的“日益迫近”发生在战国时代的晚期。从公元前4世纪到公元前3世纪,北方地区与中原间的交流意义日益重大。尽管早期游牧文化仍旧占据着主导地位,并且还保持着他们的北方地区风格,但其独特的因素已经与不同的形象(树林、山峦)混合在一起,这些实质上也影响了其先前的风格模式。
    公元前4—前3世纪的游牧遗址集中在鄂尔多斯地区的中部,在考古文献中一般被称作“匈奴”。这些游牧遗址中的墓葬组合物展示出一种明确的转换。在这一时期的贵族墓葬中,贵金属占据着主导地位,武器很少,铁器的应用越来越普遍,特别是某些类型的武器和马具的制造,也越来越多地使用铁质材料。“触角式”短铁剑与早期的青铜短剑相似,铁剑与中原发现的铁剑相似。与先前时期相比,铁质短剑和铁剑分布的区域更广大,发现的数量也更多。马具和马头盔甲用铁制作的频率越来越高,青铜鹤嘴斧也被铁制鹤嘴斧代替。
    

    鹤嘴斧
    在这一时期的装饰特征中,我们看到,带扣和动物型装饰片数量增多,而其他饰片,圆形的或者是长方形的,描绘的常常是人物活动的饰纹。既是现实的、又是风格化的动物争斗场景更为普遍,而且艺术上更加复杂,铁器制品的某些特征的标准化倾向也更加明确。某种程度上,标准化可以作为生产程序集中化组织的证据,它还间接指示出,其社会组织也更加等级化,在这种社会中,贵族阶层可能享有着更高的权力。
    这一时期的游牧墓葬中最让人吃惊的特征是他们非同寻常的富有。在诸如桃红巴拉、西沟畔和阿鲁柴登遗址的墓葬品中,都发现了数百件贵重物品,其中包括许多黄金饰品和银饰品。在毗近桃红巴拉北部的阿鲁柴登遗址中,发掘出两座战国晚期墓,共有金器218件,银器5件。在这许多非同寻常的金银器中,这些金银器是典型的“斯基泰型”动物纹饰风格的复制品,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套金头饰,或者说是金冠饰,这套金冠饰由4件饰品组成:一个室内便帽和三条冠带。
    因为它的富有,研究人员认为这座遗址是一个楼烦王室墓,战国时期这个族群可能居住在这一地区。在陕西北部的纳林高兔,发现了一座属于匈奴部落的墓葬,在那里出土了大宗的金器、银器和青铜饰品,甚至还出土了一个极为罕见的镀金银制短剑护手,这件银器有可能是从外地输入进来的,是发现的墓葬物中惟一一件军事用具。
    

    银制短剑
    关于晚期游牧社会的复杂性,没有任何地方比鄂尔多斯地区的西沟畔遗址表现得更为显著了。在一座墓葬中,发现了大宗的金银饰品,同时还发现了其他的一些墓葬组合物。这些墓葬组合物通常是与一个更“古典的”游牧贵族相联系的,包括武器、工具和马具,这些墓葬物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桃红巴拉的墓葬组合物。与此同时,我们还发现了确定无疑的农业社会的证据:村落,诸如锄头、扁斧、鹤嘴斧等农具,这些农具都是铁制的。
    各种各样不同类型的墓葬组合物似乎暗示着一种更为尖锐的社会差别的存在。社会中最贫穷的成员只有几件工具和武器随葬,而武士死后,他们的武器也仍然跟随着一起下葬,还随葬着具有游牧艺术特征的饰片。但是另一些人,可能是具有最高权力的首领,他们死后,却随葬有真正的珍宝,常常是一些金银制品。贵金属的积聚当然是权力和财富的暗示,但是这也许还可以说明财富的不同来源,即,它不再是通过军事冒险或对下层民的剥削而得到的,而是通过贸易的手段获得的。在战争中,领导必须能发挥贵族所具有的重要作用,首领逐渐地卷入贸易中。而在贸易交换中,贵重物品就成为一种具有很高价值的流通形式。
    

    金银饰品
    这种假设得到了来自考古方面的关于中国人起源问题的材料的支持。这些考古发掘的材料塑造出了中国文化的特征,像金制牌饰、银饰。更有甚者,一些银制缰铃显示出的特点,具有赵国作坊的特征。像在《战国策》这样的作品中提到的,中国对马、牛以及其他一些典型的北方物产,如毛皮的输入,也许是以在风格上对游牧族具有很强的吸引力的金银器物作为偿付的。在这一地区发掘出的贵重物品中,镀金的青铜器、金器,以及在石灰沟发现的镶嵌着宝石的银制品,表现出与彼得大帝时期的“西伯利亚”金器惊人的相似性。在同样的遗址群中,我们还发现了丰富的银器,还有一些新的动物纹饰主题,这极大地丰富了已有的一个表现模式的庞大体系。
    对于如此丰富的墓葬品来说,墓葬的结构就显得相对简单了。不论在哪里,我们都没有发现那种有地下木结构墓室、地面有墓墩的构造复杂的阿尔泰游牧族墓。一般来说,它们只是些简单的土坑墓,有的有木制棺木,有的没有。在所有遗址中都有动物牺牲,主要是马和羊。在一个可能是公元前3世纪的遗址,玉隆太遗址中发现的马车具的数量显示出,在晚期游牧社会中,已经使用马车,但是我们还不清楚这些马车是用于军事还是礼仪中。这些马车具包括7件用青铜制作的羔羊、羚羊、鹿、马等动物形饰车顶,两个轴端。
    

    马车
    最后,我们还应该注意,在西北方也曾发生过一个相似的进程。时间在战国晚期的杨郎(固原县)墓葬揭示出大约在那一时期游牧文化的真正繁荣。首先,铁器的应用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并且一般用于武器、工具和装饰物中。其次,尽管在一些鄂尔多斯遗址中没有发现,但是在一些墓葬组合中,出现了金器。再次,马具(马嚼子、马头盔甲、青铜或骨制的颊片和马具饰品)、马车具(车辕饰品、车轴护具和车毂)的数量飞速增长。用动物格斗主题装饰的辕杆顶和牌饰也是较晚时期的类型。
    在固原型的早期游牧遗址中,有许多重要的文化遗存与鄂尔多斯遗址相似,这显示出流动的贵族社会相似的特征。尽管数量还非常少,但是这些马头盔甲和马嚼子的出现也暗示出,马越来越具有重要的作用,它不但用于运输和放牧,而且还用于战争。这表明,伴随着武士阶层的兴起,畜牧力量日益壮大,牧畜的数量也日益增长。而武士阶层最初是与族群中的经济调节和“司法”争端密切相关的。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历史人物
历史故事
中国古代史
中国近代史
神话故事
中国现代史
世界历史
军史
佛教故事
文史百科
野史秘闻
历史解密
学术理论
历史名人
老照片
历史学
中国史
世界史
考古学
学科简史